个人书房,奇阅无限!

海景房卖出“白菜价”后,我的房产销售公司倒闭了

  01

  我叫刘文海,家住山东省淄博市,今年30岁。2016年4月,在入职一家海景房销售代表的公司大半年,基本摸清了公司的经营模式,熟悉了销售套路后,我蠢蠢欲动,决定自己单飞。

  2017年春,我找好门面,注册了一家公司。我一边招兵买马,一边马不停蹄地赶到海边和好几个早就看好的楼盘开发商签订了代理合同,回来就正式开张大吉。

  一开始我信心十足,但是等到真的自己动手干了,才知道万事开头难,挣钱也没那么容易。

  首先,就是花钱花得我肉疼,租门脸、装修、置办办公家具、安装电脑、打印机、空调、播放楼盘宣传片的大电视,门口外放的音响,登招聘广告,送招聘的业务员去项目地培训……处处都需要用钱,里里外外忙得我焦头烂额。

  不管怎么说吧,到四月上旬总算是开张了。干我们这行,销售的第一步是做广告宣传,但是真正管用的,还得是主动出击。

  业务员基本上是一个老员工带两个新员工,拿着宣传单页,资料夹,访客登记册,根据预先确定的目标人群分发。

  五一小长假,是一年中海景房销售的第一个黄金季。那几天,我几乎天天都发看房车,做钢材生意的张老板就是那时候来参加我们看房团的。

  我约他来售楼处交看房费的时候,他打扮的真是气宇轩昂,另一种说法就是大金链子大金表。他上来就声明,他自己有车,只是嫌开车太累。我赶忙谄媚:“那是当然,张哥这气质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这小马屁把他拍得挺高兴,定好了第二天一早出车的时间,他说他和老婆先开车来我们售楼处,让我在门前给他找个停车位,我满口答应。

  为了尽量多留出点看楼盘的时间,我们基本上都是早上不到六点就发车,但是第二天早上,别的客户都到齐了,张老板才开着车姗姗来迟,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位20岁出头的漂亮姑娘。

  虽然以张老板的年龄,做她的父亲也绰绰有余,但我还没天真到以为他们是父女关系,我也没往歪处想,反正这年头“糟糠之妻不下堂”早已成了传说,“贵易交,富易妻”反倒成了常态,看到老夫少妻也没人大惊小怪。

  我领着张老板“两口子”正往看房车上走,一辆出租车突然开上人行道冲了过来,开到我们身边一个急刹车,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妇女,抓住那个姑娘就打,嘴里还“王八、破鞋”地骂。

  短暂震惊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这是正房捉奸来了,当时心头真是有一万匹神兽呼啸而过。

  张老板上去抱住他老婆,还掰开她的手,那女孩顺利地脱了身,兔子一样蹿到我们的看房车上,然后张老板一把甩开他老婆,就往车上跑。

  刚跑到车门那里,他老婆又扑上来一把抓住他,两个人堵着看房车的车门撕成一团。

  几个业务员和十好几个客户就跟看戏一样,只有我试图让他们冷静下来,但是他们怎么会听我的?
 

  02

  张老板真急眼了,突然凶性大发,一把就把他老婆摔了出去,大家齐声惊呼,我更是担心会惹出事来。

  没想到,他老婆很快地从地上又爬了起来,我也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张老板已经上了车,他老婆就抓着车门骂,不让车走。这可怎么好?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为了不影响别人看房,我陪着笑脸劝张老板下次再去,他可能也觉得有失颜面,也没说别的,就领着女孩下车了。

  我们的车开动后,有些人还伸出头去看。我当然也不例外,就看到三个人又扭打在了一起,旁边围了一群早起的市民在看热闹。

  后来我又联系过张老板,他一直说没时间,也不来退看房费,我以为没戏了,没想到国庆节时他主动来了。没想到,这次身边又换了个女人!我只能祈求上次的捉奸大戏千万别再上演。

  这次还挺顺利的,他定了一套大户型,由于我对他对待女人的态度,尤其是打女人的行为心怀恶感,所以本来可以争取的优惠我也没为他争取。

  后来我在一家给水设备厂跑业务,说起这件事,也巧了,张老板还给这个厂子供过货,经理说他早就欠了高利贷跑路了,放贷公司的人到处找他。我感叹不已。

  除了张老板这个大渣男对不起的原配,我的客户里还有一个被渣男欺负的不幸女人。我无意中帮了这个女人一把,大概是我这一年里干得唯二的一件好事了。

  那年暑假期间,这个女人的父母跟着我们的看房车去海边看了一次,当时就说回去和女儿商量一下,这种托词我们都听麻木了,就认为这个客户不用抱什么希望了。

  没想到,等到下一个星期五,那对父母还真领着她女儿来售楼处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韩淑梅,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死气沉沉”,脸色晦暗,眉头紧锁,但是看气质打扮又像个知识分子。果然,他父母介绍说女儿是中学数学教师。

  我的数学成绩一向垫底,这都毕业多少年了,见了货真价实的数学老师竟然还有点紧张。韩淑梅见状,主动替我解围:“叫我韩姐就行。”

  我给韩姐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房子的情况,当她听我提到,那边刚建了一所民办学校时,眼神亮了亮,看起来挺感兴趣的样子。她还问我:“那里还招不招人?”我当即回复:“这个我得给你现打听!”

  韩姐决定明天就跟我们的看房车去看房,还给她女儿定了座位,我就问韩姐父母还去不去?她父母说不去了,是她女儿买房,不是他们。我顺口就说最好还是让老公也去,两个人商量着也好做决定。

  韩姐苦笑了一下,说:“不用,我能做主。”然后,她说还有事,先走了。
 

  03

  等韩姐走了,她妈妈红着眼圈说起了女儿的不幸遭遇:

  韩姐的前夫是个混蛋,一点也不管孩子,炒期货失败后天天酗酒,喝醉了就打她,韩姐受不了提出离婚。这个混蛋喝醉酒以后就跑到韩姐学校去闹,韩姐没办法,办了停职,一直躲在父母家里。

  就这样,那个混蛋还经常去韩姐父母家耍酒疯,韩姐的父母去海边看房,也是想让女儿躲得远一点。

  我对韩姐的遭遇很同情,就连女业务员小曹都听得眼泪汪汪,我主动提出:“要不我通过当地的开发商给联系一下吧,看看人家还招不招老师。”

  她父母高兴极了,说要是能在那里有个工作,他们一定买房子,到时候就全家都搬过去。

  后来,我通过开发商给打听了一下,对方一听,还真把这事给办成了。

  我领着韩姐去那家学校见了负责招聘的老师,他看了看韩姐的资料,当时就定下来了。韩姐也说话算话,真买了房子。

  2018年初夏,那时我已经买了车,决定来一番故地重游,就带着老婆儿子一起去了,随着距离海边越来越近,我竟有了近乡情怯的感觉,到了海边一看,依稀还有过去的影子,不甚感慨。

 

  只见各个小区基本上都已成型,配套设施也慢慢完善,只是人气依旧不旺,我忽然想起了韩姐,就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去学校的门卫问了一下,没想到韩姐还真在,这真是意外之喜!

  韩姐见了我们也很高兴,她的脸上早已没了当初的苦相,人圆润了不少,也有笑容了。韩姐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我怕给她添麻烦,推辞不去,被她硬拉着去了。

  我一看不是她当初买的那个小区,就问她:“韩姐,你换房子了?”

  她说,这是她老公的房子,她的房子留给父母住了,还说他们过几天就来。我才知道韩姐又成家了,等到她老公回来时,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各种海鲜。

  他是一个很和气的男人,是韩姐在学校的同事,我也为韩姐感到高兴,心说能这样过下半辈子,也算是没白活一回了。

  走的时候,韩姐又给我们带上了很多海鲜,我给她钱,韩姐怎么也不要,弄得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04

  看到这里,谁要觉得做海景房销售,就是轻轻松松吃着火锅唱着歌,就把钱赚了,那你是“只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揍”啊!这可不是开玩笑,我是真的挨过揍。

  那时,我还在给别人打工做销售。由于当时接连成交几单,我心里还挺得意的,没想到麻烦很快就找上门来了。

  我们约客户看房的时候,有一个再三强调的重点,就是尽量让客户两口子都去。

  这样做的好处有两条。第一,避免客户说出“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回去跟家里商量商量”这样的推托之词,客户回来以后,再回头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第二,防止客户一个人做决定交了定金,回去以后家里不同意闹矛盾,给我们找麻烦。

  一次,有个吴老太,非要跟我去看房。我说:“你一个人做不了主,你得跟你老伴一起去!”

  哪知,吴老太说:“我老伴死了。”我提议:“那你让子女陪着。”她又说子女都在外地工作。

  我当时也是有点飘,就同意她一个人跟着去了。

  吴老太对我很热情,还请我吃她带的水果和西红柿。我客气地推脱说不吃,老太太差点和我急眼了。

  到了海边,吴老太看了两个楼盘,就挑中了一套一楼带小院的小户型,全款五十一万多,老太太当场就交了一万块钱的定金,而且还是选的全款付款方式。

  按照认购书上的条款,余款必须在一周内交齐,否则定金不退,合同作废。所以回来的路上,我就叮嘱老太太,赶快准备钱,下个周末跟着我们的看房车去交款,老太太满口答应。

  到了约定的日子,吴老太和一个老头一起推门进来了。我大喜过望,还以为吴老太给我介绍了新客户呢!哪知,吴老太张嘴就说:“小刘这房子我不要了,我是来退定金的!”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沉重,赶忙想法子挽回。

  我劝说:“吴阿姨,认购书上都写得明白,要是反悔这定金是不能退的,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或者你也可以在认识的人里面问问,看看有谁愿意接手的,把房子转给他也行。”

  吴老太无奈地说:“我也想要,主要是我老伴不同意。”我一听就蒙了,张嘴就来一句:“你老伴不是死了吗?”

  话音刚落,那个老头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晕头转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又连着朝我脑袋上来了两下。

  我被打急眼了,一拳打在他胸膛上,同事们赶紧拉住我。这番动静惊动了二楼的王总,他赶紧把这俩人请到他的办公室,我也跟着去了。最后的处理结果,当然是退款。

  王总又把我好一顿批评,还说这套房子他会让开发商给留一段时间,让我抓紧转出去,否则这个损失算到我头上。

  我当时还挺委屈,再一想又觉得后怕,幸亏老头没出事,否则我这辈子就真完了。现在自己单干后,得亏这件事给了我一个教训,不然我若还和从前一样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话,这生意可就完全没法做了。
 

  05

  自从10月底,随着天气日渐寒冷,海景房销售进入淡季,除了老客户还能零星地介绍来几个新客户,我们也基本没什么生意了。

  那一年,我发现市面上突然多出来好多家做海景房代理的。这里面就有我过去的同事开的,包括我在内,至少有十几家,去年才四五家,一下子多出来两倍,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不光是代理商多了,楼盘也突然多出来好几个,似乎沿海的每一寸海岸线都变成了大工地,于是为了争夺客源,达成交易,就有人开始不择手段。

  我要借这个机会郑重忏悔,我也曾不择手段过,比如,为了有个好的开头,我希望第一次发看房团就能有成交,于是我找了“房托”。

  我事先找好两个朋友,然后看准了两个楼盘,把朋友的姓名事先告诉楼盘那边,他们当然是全力配合。

  于是那天,我那两位朋友顺利“成交”,在他们的带动下,我又成交了两套,可谓满载而归。

  

  我还曾经秘密接触别的公司的业务员,承诺如果把他们手中的客户转介绍给我,我就加倍给他们提成,后来发现别人也在挖我的墙角,原来大家都在玩“无间道”。

  已成交的客户中,如果有人脉比较广的,我会请他们给我介绍新客户,在乎钱的,我会按照业务员的提成给他们,不在乎钱的,我就送一些比较稀罕的礼物。

  接触到别的公司已经成交的客户,如果他交的定金不多,我一定会贬低他买的楼盘,给他推荐另一个楼盘,并且告诉他,假如他选择我推荐的楼盘,那作废的定金我会承担。

  不知道是不是阴招用多了,2017年国庆节以后,我这间小代理公司的生意便每况愈下。

  在那之前,公司的四个业务员,一个被我发现偷懒辞退了,一个是被我发现是别人的卧底开除了,还有两个主动辞职的,售楼处里就剩下我一个光杆司令。我也无心再招新的业务员,就一个人撑着。

  苦于人手实在不够,又为了节约成本,我就在门口贴了一个广告:招聘兼职业务员。

  所谓兼职业务员,就是利用熟人关系给我介绍客户,没有底薪,只拿提成。

  一天,我正枯坐在售楼处里处理一些琐事,门一响,进来一个人。

  我抬头一看,是一个年轻人,年龄比我小不了多少,穿着土气,甚至有点脏,我问他有什么事,他吞吞吐吐地说看我外面贴着招聘广告,想找工作。

  我当时一听他话都说不利索,就有点烦,心说这工作是你能干的吗?但是做业务养成的习惯让我不能把心情表露在脸上,加上当时也有的是时间,我就说:“行啊,我给你说说这工作怎么干,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我叫周瑜。

  我一听就惊了,我叫他把身份证给我看看。我一看,诶!还真是这俩字,我憋不住想偷笑——奉劝各位为人父母者,千万别把古人的名字随便按在自己子女的头上。

  我本家有个堂哥叫刘基,就是刘伯温那个刘基,结果没当上军师不说,真的是年年留级,小学都没念完,这种事真的有点不太吉利。
 

  06

  话说我和周瑜交谈了几句,我就残忍地告诉他,这个工作不太适合他,让他去别处看看。他赖着不肯走。

  我急于摆脱他,就说:“好吧,要不你试试。你拿些项目单的彩页回去,找那些你认识的条件比较好的人,把单页给他们看看,问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到海边买房,他们要是感兴趣,你就领他们来售楼处,要是成交了我给你拿提成。”

  他信以为真,真的拿着一大包彩页,高高兴兴地走了。

  我以为这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也没往心里去。没想到第二天,周瑜他妈领着周瑜打上门来了,阿姨气得脸通红,质问我为什么要耍她儿子。

  我问这话从何说起啊?她说,周瑜拿着我给他的彩页,挨着邻居家去问人家要不要去海边买房。人家说不要,他就赖着不走,人家就去找他父母,阿姨越说越激动,说到后来都难过地哭了。

  我看周瑜的年龄,猜他妈也就五十岁出头,可是头发都花白了三分之一,可见是为这个儿子操碎了心。我当时也动了恻隐之心,更想赶快息事宁人,把他们母子打发走,要不来个客户看到了,算怎么一回事啊?

  我把昨天的情况给阿姨说了说,说我真不是耍他,我又掏出一百元钱来,说小周也算是给我们做了宣传,这钱就当是一天的工资吧!

  阿姨迟疑着没接,周瑜一伸手拿过去了,然后很自然地递给他妈,说:“妈你别哭了,我挣钱了。”

  哎呀!当时这一幕看得我鼻头一酸。

  阿姨捏着那张钞票,不好意思地说:“那谢谢你了老板。”我赶紧说别客气,她又絮絮叨叨说起儿子一直没有工作,人家一看他这样谁也不愿意用他,说着说着又要哭。

  我突然想起我表哥在劳务市场领着一帮散工接活,比如装车卸车,装修扛料什么的,我看周瑜身体挺强壮,就问阿姨这活周瑜能不能干,就是累一点,不过钱不少挣。

  阿姨赶紧答应,说他儿子有力气,不怕受累。

  后来我联系了表哥,拜托他帮帮忙,我表哥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周瑜还真跟着他干下来了,虽然脑子不灵光,但好在不怕吃苦受累,所以有时出点纰漏,我表哥也尽量包容他,有活也先想着他。

  周瑜他妈也知恩图报,逢年过节,他们乡下的土特产都往我表哥家送,倒是我没沾过光,想想心里还有点不舒服。

  苦苦熬到11月下旬,我正式通知房东,明年不干了,然后关门大吉。

  我的海景房销售公司就这么惨淡收场,回想这两年的职业生涯,有收获,有遗憾,有狂喜,有沮丧,学到了很多全新的知识和经验,也懂得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如今的我,又开了一家小物流公司,生意不好也不坏,本本分分赚钱度日,我很开心,因为——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本文来自知音旗下公众号:知音真实故事 ID:zsgszx118,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海景房卖出“白菜价”后,我的房产销售公司倒闭了》
文章链接:https://www.bauu.net/651.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八优文学网客户端

Android下载IOS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