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书房,奇阅无限!

口述:我忍受怀孕痛苦,老公出轨别的女人

  我怀孕恶心、呕吐吃不下东西,可是为了孩子的营养能跟上,强忍着恶心也要吃下去,有时候吐出来,过一段时间还要继续再吃东西。焦虑、失眠、睡不着觉,含辛茹苦的为这个男人生孩子,结果这个渣男背着我出轨别的女人。

  口述人:白洁(化名),29岁,家庭主妇

  出轨男:阿伟(化名),40岁,职业不详

  4年前,我离开家乡来到上海,因为姐姐已经在这边开了店,所以我就在她的店里上班,对于外面的复杂世界,我是一无所知。

  阿伟是姐姐店里的常客,我们认识之后,他就经常到店里来玩。他比我大10余岁,对我很照顾。毕竟我是在姐姐的店里工作,阿伟经常出入不是很方便,慢慢地,他开始约我出去玩。时间长了,我就彻底和姐姐说明此事,没想到姐姐根本没有阻止我们来往,相反,她还让我把阿伟带回去让她见见,要是合适,就同意我们正常交往。

  阿伟留给姐姐的印象不错,于是我们两个公开地谈起了恋爱。他是三班倒的工作,要是轮上做中班或是晚班,他就把白天大把的时间都留给我,让我初尝恋爱滋味就觉得无比甜蜜。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也时刻惦记着我,他还特地给我买了一个呼机,想我了就CALL我一下,如果方便我就回个电话给他,他想随时知道我在哪里,在做什么。姐姐知道后,也觉得阿伟是个挺在乎我的人。

  我在姐姐那里做,工资也在那里拿,阿伟觉得我这么大的人了,老是依靠姐姐不是长久之计。他建议我另外找工作,并且答应帮我的忙。我姐姐并不同意我这样做,但我还是听从了阿伟的意见。由于我只是初中毕业的学历,想找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很困难。他帮我联系了一个学技术的地方,有一技之长在手,就不怕找不到工作了。我想也是,就从姐姐那里搬了出来去学技术。做学徒也挺辛苦的,一年之后才能拿工资,连来回的车费都要自己贴。我每天早上要坐一个小时左右的车,天不亮就要起床了。但想着学会了就可以自己开店,我就学得很认真。

  不久,我和阿伟领了结婚证,他让我搬到他家去住,上班可以近一点。因为我们还没有办酒席,我觉得就这样住过去不太好。但拗不过他,我最后还是搬了过去。过了几天,我姐姐打电话找我,才得知我住到他家,且还瞒着她领了结婚证。我姐姐觉得阿伟这个人脾气很大,本来想让我再考虑考虑的,没想到我这么快就结婚了,她大为光火。在上海,我一切都是听从姐姐的,这一次在婚姻问题上,我违背了她的意思。接下来的四个多月里,她一直都不肯理我。

  虽说我已经29岁了,但看起来还是年纪很小。来上海后,事事都要依靠别人,先是姐姐,后是阿伟,自己从没给自己作过决定。

  为了孩子原谅他打人

  婚后不久,我怀孕了。学技术才九个多月,阿伟觉得我这时放弃挺可惜,他建议我暂时不要生孩子。我同意了。因为店里很忙,我不敢向师傅请假上医院做手术,就自己买了药在家吃,早晨刚流掉孩子我就上班去了,站到晚上打烊才回家。家里还是老样子,阿伟并没有因为我刚刚流产而特别为我做什么,早上的碗还在水池里泡着,衣服也没有洗。阿伟觉得,家里的事情应该是女人做的。

  不久我满师了,终于领工资了。这时阿伟想盘下一个店面让我开店。店面价格我认为高得离谱,所以并不赞成他的决定。没过几天,阿伟回来说,他已和别人谈妥,过几天就去交钱办手续。我一听还是那个价格,便不肯答应。阿伟发火了,男人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我再反对的话,不是让他拉不下脸吗?可我还是心疼钱,只说阿伟不懂行情。阿伟见我还坚持,直骂我是乡下人不懂事,他随手拿起一个拎包向我砸过来,我的额头上立马淤青了一大块,我也火了,抓起一个枕头扔过去。阿伟一个箭步走过来,不由分说给了我两巴掌。我哭着跑了出去。

  那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了,我跑到了姐姐那里,姐姐一看我的额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几分钟后,阿伟赶到了,不住地认错。姐姐说了他几句,他给我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动粗。我在姐姐那里住了几天,还是回去了。从此,阿伟的脾气就渐渐暴露出来,经常动不动就摔碗,我们总是吵架。

  我还是去他盘下来的店上了班。店离家很远,我每天晚上十点才能回家。阿伟并不到店里帮我。他在家总是上网,要不就是出去应酬。我很纳闷,他怎么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客户呢?不多久,我怀了孩子,阿伟还是一贯地忙。

  他在网上聊天,只要我一回家他就马上关电脑。有一次,他出去时电脑开着,我看到了聊天记录:“没钱了就告诉我,我会对你负责的。”我立刻明白了。起先他不承认有了别的女人,我打开电脑,他才无话可说。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马上打电话给我姐姐和他的父母,我想离婚。

  家里人都站在我一边,他们一边责骂阿伟,一边心疼我肚里的孩子。在他们面前,阿伟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连连声明他只是一时糊涂,保证绝对不再犯。和上次一样,阿伟当着大家的面写下保证书:要是他再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那么他马上答应离婚,孩子和财产都归我,把他一个人扫地出门。看在肚里孩子的份上,我原谅了他。

  白洁指着怀里的孩子说道,当时肚子里的就是他了。这时孩子突然哭闹起来,横抱竖抱都不肯安分,白洁以为他饿了,可孩子叼着奶嘴还是哭;解开“尿不湿”一看,小家伙竟然拉了一堆“黄金”。白洁连声说抱歉,我也手忙脚乱地帮她收拾。也奇怪,刚说到和小家伙有关的事,他就有反应,难道他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心中的不满?

    他把我肚子拍得“咚咚”响

  此事过后,阿伟改变了很多。他说有了孩子,他应该再想办法做点别的,好多攒点奶粉钱。于是他和别人合伙办了一个经销店,也因此常常外出进货,不在家的时间又多了起来。我做孕期检查,他只陪我去过一次。我让他陪我去听产前辅导课,阿伟却很不耐烦,抱怨一个男人去听哪门子的产前辅导。我也没办法。在课上,医生告诉我们,孩子的早期胎教是很重要的,爸爸妈妈可以经常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说话。我回来和阿伟一说,他马上走到我跟前,我以为他要听我的肚子,没想到他对着我的肚子拍了两下,拍得“咚咚”响,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提胎教,也不敢再让他靠近我的肚子了。我让他多陪陪我,他就一个字——忙。

  怀孕九个多月了,我怕孩子突然降生,家里没有人帮我,就只好求助于他父母。他们答应手机24小时都会开着,我有事尽管叫他们。

  预产期还有一个礼拜,阿伟还是成天不回来,打他的手机他也不接,我只好让我姐姐过来陪我。姐姐住过来后,阿伟更放心地不回家了。我在家提心吊胆,预产期过了一星期也不见动静。一天晚上,我开始阵痛。打电话找阿伟,关机。我姐姐把我送去医院,折腾了一天一夜生下了孩子。姐姐把我安顿好后,打电话找阿伟,他这才赶回来,把我从产房送到病房后又离开了——他说伺候产妇的事情他不会,留下来也没有用。姐姐几天没合眼,阿伟也不来换她回去休息。我只好再打电话,让他请产假来陪我,他居然说要留着产假去旅游,我一听,眼泪啪啦啪啦往下掉。周围的产妇家属直劝我,说流眼泪对身体不好。我姐姐也生气了,和他在我的病床前吵了起来,我则坐在床上流眼泪。

  姐姐生气走了,阿伟只好来陪我,晚上他自顾自睡觉,呼噜打得震天响,病房里的人都有意见。第二天我姐姐一来,他又走了。最后,他父母白天来换我姐姐,就这样我在医院过了八天。

  我出院回家,他还是经常不回来。我姐姐不干了,让他去请保姆,可他帮我烧了一顿饭之后就出去了。我只好自己起来找些剩饭吃了一天,实在熬不下去只好再找我姐姐。姐姐看不下去,帮我请了一个钟点工。

  一天夜里我上厕所,听到他在小声打电话,只听到“我过几天就去看你,不要生气呀”……他挂了电话看见我站在门外,非常吃惊,我问他和谁说话,他不睬我就睡觉去了。我虽然生气,但想想自己在坐月子,就没多说。

  出了月子,他父母来了几次也没碰见他,他只是忙。我想想不对,去查了他的手机账单。那个月话费一千多元,光短信就两百多元,而且是同一个号码。我用座机打过去,对方不接;用手机打过去,是个女人接的。我一提阿伟的名字,她马上让我不要骂她,有什么事都去找阿伟。原来他们已经交往了半年多了,正是我怀孕待产的那段日子。

  我和阿伟摊了牌,他马上又承认错误,说是因为我生孩子,他太寂寞了。我提出离婚,他却坚决不同意,只说以后会断掉。三番两次,我已经不敢相信他。我想去法院起诉他,他却告诉我,哺乳期内不能离婚,而且我没有职业、没有自己的住房,即使离婚,法院也不会把孩子判给我的。我被吓住了。他边说边把孩子抱起来扔到床上,说要是我还想离婚,他就虐待孩子。

  他父母知道后,责骂他的同时求我念在孩子还小千万不要提离婚。他答应父母会和那人断掉,不过要求慢慢断,让我等一段时间。

  我是真的不想和他继续过下去了,但是离婚我又担心得不到孩子。阿伟就是看准了我这一点。我到底该怎么办?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口述:我忍受怀孕痛苦,老公出轨别的女人》
文章链接:https://www.bauu.net/118.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八优文学网客户端

Android下载IOS下载